• <sub id="kx85w"><table id="kx85w"></table></sub>
      <wbr id="kx85w"></wbr>

      <nav id="kx85w"></nav>
    1. 盛博股票學習網

      企退人員養老金出現倒掛 養老金11年連漲之憂

      發布時間:2015-01-29 14:09 出處:網絡 編輯:佚名

      盛博摘要:

      ·新年伊始,8000萬企業退休人員又一次迎來了基本養老金10%的漲幅,這已是養老金11年連漲。

      ·企退人員養老金連續多年單純普漲的負面效應已逐漸顯現。首先,養老金倒掛。比如,同年參加工作,相同工作性質的前提下,后退休員工的養老金反而比先退休的少,只因先退職工趕上了每年養老金的調整節奏,同時,在職人員的工資并未出現大幅增長。

      ·機關事業單位養老改革已經啟動了,職業年金是國家強制性撥款,而企業年金推廣了多年,大部分企業依然未參與進來。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全國參加企業年金的職工人數為2200多萬人。據此推算,繳納企業年金的企業員工占全國城鎮就業人員的比例還不到6%,其中大部分為央企。也就是說,對于中小企業員工而言,企業年金無疑是個奢侈品。

      ·“企業在社保方面的繳費率已經很高,單單是基礎養老保險的繳費率就已高達20%,因此少有企業參與。”呂學靜建議,將企業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率降低至12%,另外的8%挪至企業年金。

      新年伊始,8000萬企業退休人員又一次迎來了基本養老金10%的漲幅,這已是養老金11年連漲。

      表面上看,隨著物價的上漲,周期性上調養老金本是好事,但連續多年的上漲并非皆大歡喜,甚至出現了相同因素條件下,后退休人員養老金少于先退休人員的“倒掛”現象。除此之外,由于基數不同,在漲幅相同的情況下,退休人員之間的養老金差距愈發明顯。

      “這是我國連續11年上調企退人員的養老金,但這期間在職人員的實際收入增長并沒那么快,因此,確實已經出現了這種‘倒掛’現象。”1月27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與人力資源研究所所長貢森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連續普漲

      在業內人士看來,每年上調養老金的普惠政策,未必公平。

      1月27日,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博士孫博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強調,養老金連續多年的普漲并不科學且不可持續,它僅是一個階段性的工具,或會在養老金替代率達到一定數值后便采用相應的聯動機制,從而用來規避普漲引發的新的不公。

      記者通過了解獲悉,企退人員養老金連續多年單純普漲的負面效應已逐漸顯現。首先,養老金倒掛。比如,同年參加工作,相同工作性質的前提下,后退休員工的養老金反而比先退休的少,只因先退職工趕上了每年養老金的調整節奏,同時,在職人員的工資并未出現大幅增長;其次,由于養老金基數不同,在普漲的情況下,不同地區之間以及同區域內退休人員之間的養老金差距愈發明顯;最后,雖然各地再次上調了養老金繳費標準,但連續多年上調,在養老金收入增速低于支出增速的情況下,容易產生新的養老金缺口。

      根據記者計算,中國2014年的企退人員月人均基本養老金是2070元,8000萬人養老金再次上調10%,每年養老基金支出將增加1987.2億元。

      “基金支出壓力是一方面,更關鍵的是,倒掛現象有悖于養老金‘多繳多得、長繳多得’的基本原則。同時,按此調整下去,城鄉老人之間的收入差距會越來越大。”1月27日,某大型險企專業人士崔鵬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強調,全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礎養老金的最低標準多年均未上調,雖然今年也進行了調整且由每人每月55元提高到了70元,但相比企退人員每年10%的上漲,額度依然很低,養老金需要建立與物價水平等多因素聯動的動態調整機制。

      而就在1月中旬,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在解讀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時表示,今后會結合經濟增長、物價水平變動、在職人員工資增長等多種因素,研究制定適合于各類群體的統一的、正常的養老金調整機制,改變目前靠行政部門直接調整的方式。#p#分頁標題#e#

      調整繳費結構

      顯然,通過單純的財政調整很難解決養老金替代率偏低的問題。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我國企退人員養老金替代率由2002年的72.9%下降到2005年的57.7%,此后一直下降,2013年該數值已降至44.13%,低于國際警戒線的50%。養老金替代率本身不一定完全反映退休者保障程度的高低,但確是勞動者退休前后的生活水平差異的體現。

      不過,由于計算口徑不同,養老金替代率還有另外的一個數值。“現在說的養老金替代率低只是相對于退休前的工資水平而言,但是,相對于企業的繳費工資而言,養老金替代率已經達到了66%,這個水平并不低。”貢森強調,在職人員除去個稅、各類保險以及住房公積金之后,實際拿到手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工資的70%左右。而企業如果是足額按照實際工資基數進行繳費的話,養老金替代率完全可以達到66%的水平,這已經非常高了。

      換句話說,實際養老金替代率低并非是國家政策的設計問題,而是企業并未足額繳納。

      “不管是怎樣的計算口徑,實際養老金替代率低確已是不爭事實,但也沒有必要單獨糾結基礎養老金這塊,這個單支柱的替代率低就低點兒,各國這個部分也都不高,關鍵是如何把承擔‘第二支柱’責任的企業年金這塊補充養老保險建立起來。”1月27日,首都經貿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呂學靜強調,機關事業單位養老改革已經啟動了,職業年金是國家強制性撥款,而企業年金推廣了多年,大部分企業依然未參與進來。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全國參加企業年金的職工人數為2200多萬人。據此推算,繳納企業年金的企業員工占全國城鎮就業人員的比例還不到6%,其中大部分為央企。也就是說,對于中小企業員工而言,企業年金無疑是個奢侈品。

      “企業在社保方面的繳費率已經很高,單單是基礎養老保險的繳費率就已高達20%,因此少有企業參與。”呂學靜建議,將企業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率降低至12%,另外的8%挪至企業年金。

      但是,降低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率后,統籌賬戶的資金勢必減少,當期收支必然造成影響。對此,呂學靜明確表示,對于基本養老部分的缺口,財政有責任兜底,但補充養老保險屬于自愿繳納部分,財政沒有相關義務。因此,這種結構性的調整可以將替代率低以及單支柱等問題一并解決。


      黄色小说漫画